lilujun.com

小李blog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感悟 >

請原諒我的反复

发表时间: 2009-11-26
經常說因為不知道以後能不能給後代同樣甚至更好的條件,所以自己必須要勇敢地去打拼。
但倘若以後的狀況是先天優勢不會喪失,還需不需走那些諸如要做第一代移民的路子呢?
看著許多同輩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種種既可以說神奇但也可以說司空見慣的行為,內心深處是有過許多徘徊,至少自己有意無意的表露出一種這個市場機會那麼大怎能放棄的意向,畢竟許多同輩就是這樣。
在這片廣袤又神奇的土地上,之所以出現老爸當警察而兒子也當警察,老爸在大學教書而也會有孩子也是在那所大學至少是個後勤的,老爸是醫生而孩子也會在同一家醫院上班等等現象,因為這裡是神奇的土地。說到這裡,要特別解釋下,這不是什麼從小耳濡目染的情況,是某種社會現象,一種很不公平但大家都願意接受的現象。
為什麼會說很不公平但大家都願意接受呢?因為有幾千年的思想在作怪,雖然很多人包括我也不願正視「龍生龍鳳生鳳」的現實,我也會吶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可是喊起來還真的很乏力。
我寧願相信這一百多年來的無數風風雨雨還沒把那些封建餘孽掃清,例如在蘇聯等國家裡就存在著打跑了血統為主的貴族階層又造就了新的官僚貴族。
曾有朋友和我分享一個經驗:「如果家裡上數三代不是紅的,那去參軍最多只能升到團級。」這話不無道理,看看這片神奇的土地,那些最上層的officer哪個老爸老媽不是有頭有臉、打江山的人物,即使老爸老媽先逝的,後面也是大人物來領養或聯姻、結拜的。
上一周看到一則關於上海要開發新區而強拆一對紐西蘭籍華人夫婦別墅的新聞,整個過程顯得多麼不人道,給了我一個信息——外籍還是保不住自己神聖的私有財產。倘若那對夫婦老爸老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想必事件會是另種結果。當然還是會拆,只是價格嘛,呵呵,保證一個願賠一個願拆。
自己出生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論後天多麼的努力,始終還是會帶著那麼一點點痕跡。很久以來,我一直感到沒有歸屬感,始終無法擺正心態。我不知道自己是屬於哪個地區,屬於哪個國家。
許多社會問題不是我一個人能解決的,這點我很清楚。所以我就按照一個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方法來做事:在神奇的土地上,只要人家的言行是秉著「自由、平等、博愛」的,我也會以以西方思想敬之;在「自由、平等、博愛」的地方就全身地融入社會。
畢竟在神奇的土地上,有時需要神奇的方法才能辦到。比如辦事情還憑什麼要看officer的臉色?那不如按照神奇的辦法做算了。因為給臉色也不就是承認並接受這不公平的現象嗎,那有條件不用給臉色那乾嘛要給?
雖然拿許多人也那麼做也是個藉口,但是現實就是很殘酷,有時不變通的話,可能連一開始起步的機會都沒有。孰不知社會本身的不平等,如果人家不願「排隊」而自己傻乎乎地「排隊」,何時才能登車出發?難道說社會上許多人還處在貧困線下,自己就要把自己的錢全燒了?
請原諒我,我是身不由己的。許多時候我是想著「自由、平等、博愛」,可現實不允許。倘若有來生,我出生在「自由、平等、博愛」的地方,我一定會「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至少我到現在有兩個樣子:一個在香江絕不闖紅燈、坐巴士排著長長的隊也會耐心等候的我;一個在神奇的土地上看到公共汽車即將靠站就和一群人爭先恐後的我。 (但請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士去那個神奇的土地試坐一次公車,沒有人自覺排成一隊,自己禮讓三分看何時能上公車。)
理想太遙遠,面對現實,我也只能「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我想向心中的那個我說:「我仍然會打拼仍然會去實現American Dream,但請原諒我的反复。」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