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ujun.com

小李blog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感悟 >

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淚水?

发表时间: 2008-05-16
我還是男子漢嗎?昨晚寫日志說到城管沒收小商小販的水果和三輪車時,我流淚了。
不知為何,或許繼承了母親看電視容易哭的基因,母親在看電視劇時,很容易被里面的清潔所吸引,流眼淚是經常的事情,這時我就乖乖地把一包餐巾字放在茶幾上。
現實中不難看到那些既可以為止哭泣又可以憤慨的事情。我忘不掉城管粗暴地把小販的水果搬到自己巡邏車后尾箱的場景,也忘不掉城管叫來交警、拖車,把摩的司機的摩托車扛上拖車運走,而摩的司機雙手仍死死拽住摩托車的情景。這里面有個玄機,摩的被沒收后,摩的司機可以繳納巨額罰款要回摩托車,然后人家城管又在不遠處等你了。
“心若在,夢就在,只不過是從頭再來”雖然這首歌的歌詞唱出了很多有志之士的心聲,但對于那些下崗工人,有多少人可以重頭再來呢?
我很幸我能讀書,不愁吃穿,但走在大學公寓城邊的那條街時,我心里不是滋味。這里一路上出了飯館,就有特點的就是政府所謂的無牌小販。他們的組織紀律性最能體現的是當有人一喊”城管“來了,瞬間就可以看到人們緊急收拾攤點匆忙逃跑的場景。
他們是很純樸的,被城管抓到了,仍死死的拽這自己的東西,和城管”拔河“。但畢竟”拔河“是一種體現集體力量的體育活動,但靠一個人怎么能和一個隊的城管較量呢?被城管拿走了,只是一臉的迷惘,你試想經過這么一折騰,又要賣多少個水果,賣多少個水果才能補償這一次損失呢?而且明天再來賣,又怎么會預測到城管抓到的是不是還是自己呢?如果不做這行,能做什么呢?
有時我們不能苛求那些小商小販的覺悟有多高。雖然他們其中一些人會缺斤少兩,一些人會把地溝油來炸油條等。但是試想,我們的福利和教育給過他們了嗎?
如果他們一出生也是干部家庭,他們有必要要像現在那么做嗎?他們生病了,能享受到公費醫療了嗎?他們的子女上學享受到義務教育了嗎?城市的官辦學校對于招收農民工子弟是要收取高額的非本地戶口費,他們的孩子只能上私人辦的農民工學校。更何況社會對農民工的待遇關注提高時,他們或許也沾不上邊,因為他們不少人根本不屬于政策的農民工對象。他們不少人帶著小孩過來賣東西,每當我在他們那里買東西時,看著他們在小孩在一邊幫忙時,我心里隱隱作痛。但如果你要說那些人是在逃避政府管理而號召不去那里買東西時,你就大錯特錯了。有個經典的印度都市一學者為了體現自己不壓迫剝削人,在打三輪的時不愿坐上去,三輪車夫焦急了,道出了其中很多的玄機:“你為了你的仁慈不坐我拉的車,我就沒飯吃!”
我們也不回避我們的國家還不算強大,但這個不是社會財富分配懸殊的借口。今日,就在同一個城市,寶馬、奔馳車滿街跑,可就在自行車道,老人拉著煤車的現象仍然存在。
雖然有時財富來之勤奮、聰明,也不乏沒有經過教育的人致富的,但畢竟是少數。
如果說我們國家還很窮,就敷衍這些已經存在的社會問題。那遲到的財富何時才能降臨到那些街邊的小販呢?
有時,一個好的政策比國家當時是否富裕更加重要。
我想,換個位置,如果現在站在路邊買東西的人是那些說社會還沒發展,所以要體諒政策的人,我想那些人就會感覺到說這話是多么的殘酷,多么的沒人情。
我或許永遠不知道“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寫這篇日志時,我眼里一直留著淚水,鼻水還一大堆,餐巾紙一張又一張。
我知道光憑我的力量是不夠的,這需要大家的努力,更需要政府的思想覺悟。
祝愿那些在街邊忙于與城管奔跑的人,你們仍然是我們社會的一員!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