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6
        15年底去看守所釋放香港籍緩刑犯時,看著對方氣場十足的迎接主人回港的人手及陣勢,我也腦洞一開,其實未來就做香港人在深圳的案件是有大市場的。
        首先中國內地人士在香港拉法律業務需要持有香港身份證否則就是違反《香港入境條例》,其次中國執業律師不能在香港開展法律業務,再則香港人要是在深圳以及中國大陸有法律糾紛大多會通過圈子及口碑來找能在香港以及內地都能穿梭的法律人士及律師。那麽,在有的法律同行眼裏是障礙的,我卻得感謝香港的通行證及身份證管理制度。
        幾個月前突然來到現在的工作地點,這也符合軍事迷的我的選擇與性格,期望著邊走邊能找到啟發,從好多次去看守所執行公務裏,我看到了一個還未怎麽大開發的市場,就做香港人在深圳的案件也不錯,真的不枉這幾個月的臥薪嘗膽的工作了。
        當然,我也不是什麽商機都敢提前透露,但這裏敢如此透露的當然是絕大多數大陸法律同行是搶不到這商機的。
Feb 26
        昨晚,持股的香港公司收到一封標註機密的信件,我授權後拆封,發來的照片卻顯示裏面是香港法律界的同行發來的廣告信,涉及拓展大陸市場需要的法律服務。
        原本我還以為是有關那1000萬的和解發來的律師函,沒想到是封香港同行發來的廣告信,看來不少香港人的確是早就看到大陸市場的商機,可對於在大陸出生的我來說,他日真若狹路相逢,哪怕是有著百年歷史的香港甚至跨國律師行也不一定在大陸能克服水土不服的。
Feb 23
        我多年來心想向香港學習臨街大樓的念頭,沒想到在今日頭條新聞看到了:“新建住宅要推廣街區制,已建的要逐步拆圍墻”。
        像香港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大部分就是臨街建起大樓,公共屋屯、小區乃至大學等也不設置圍墻,印象裏唯有私人富豪的別墅、香港警察的部分警署才有圍墻(灣仔警署沒有圍墻),而且連香港舊立法會大樓也即現在的終審法院大樓也不設圍墻。
        倘若香港離大陸還很遠的話,不妨看看上海。在100年前的上海公共租界,也即現在的黃浦江邊的中山路,那些大樓也是沿著路邊建起而沒有圍墻。
        暫時擱置《物權法》等爭議來說,不設圍墻,不圈地,就可以騰出更多的土地。
        但是,過往已經平攤公共分攤面積的,說拆成道路就卻不合理賠償的話,更進一步把《物權法》擊打得更沒權威可信度。
        更何況“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這句話又成了兜底條款,可以做某些操作了。
Jan 19

下一站,灣仔 夜晚

lilujun , 2016-01-19 21:51 (UTC +8:00) , 香江情結
        從這一代起就像駱家輝家族用100年時間才走完一英裏路那樣,下一站灣仔,然後慢慢爬向香港的上層社會。
        看過兩年後的香港那入職考試,其實也不過像GRE加上法律基本知識考試罷了。
        既然要迂回包抄,不明說才有閃電戰效果。猜得出來兩年後要幹啥的,要說的已說了;猜不出來的,當然覺得什麽都沒說。
        下一站,灣仔。從這一代起慢慢爬向香港的上層社會。
        相關鏈接:
        《孩子們,下一站天後》,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764/
Jan 16

始終不敢開右舵車 陰

lilujun , 2016-01-16 15:57 (UTC +8:00) , 香江情結
        3萬多公裏駕齡的大陸C1駕照,但即便也持香港香港卻始終不敢開右舵車。而且在中國內地,不是駕駛自己的汽車時總覺得心理壓力好大,比如擔心哪怕出了刮蹭小事故即便有保險賠償但如何賠人情與別人的來年保費折扣呢,還會擔心別人的車子會不會沒有投保到至少100萬人民幣的第三方商業險,不然撞死一人就得賠償80萬人民幣可保險卻只投保幾十萬那就虧了。
        就在這樣的心裏壓力下,不單不怎麽喜歡開別人的汽車,更不想因為去開右舵車萬一出了事故惹上巨額港幣賠償官司。
        如此一來,香港駕照就像駕校出來後不敢開車那樣,但每當自己開自己的斯巴魯森林人時卻如魚得水像在跑拉力賽那般。
        另外,若有網友問為何香港駕照沒有照片,回答是香港駕照要配合香港身份證使用,香港身份證或其他合法證件上是有照片證明持有人的。
        相關鏈接:
        《何時才敢把右舵車開上路?》,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2006/
Jan 13
        同時持有中國內地身份證以及香港居民身份證,是合法合理有效的。因為除非是一開始就是持“單程證”前往香港才會需要註銷中國內地戶口與身份證。
        那麽,兩張有效的身份證能有啥用途呢?比如可以持香港居民身份證在香港合法生小孩,即便挺著大肚子也是可以進入香港,而不會因為香港早前禁止雙非來港產子的政策而被拒絕入境;可以持香港居民身份證在香港就醫,包括999救護車費用、就診費與手術費等等總共100港幣/天封頂,也就是哪怕是做心臟手術也是1天100港幣封頂。
        可能有人會講到說不定哪天香港與深圳合並為一個區了,我想說的是在可見到的未來,為了給臺灣看,還是得把香港的一國兩制落實好的。
        至於“香港居民”與“香港永久居民”的最大區別就是有沒有選舉權與投票權、是申請中國護照還是申請香港護照,還包括能不能去考香港公務員、能不能中標香港廉租房等這樣的區別。
        對我來說,依據中國內地的法規,香港永久居民不可以在中國內地代理刑事訴訟案件,但香港居民卻可以,所以又像同時有兩張身份證那樣,用法律人的眼光處理了,為了做刑事律師還得不能轉換成香港永久居民而保持香港居民身份。
        相關鏈接:
        《為做刑事律師止步於香港居民》,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846/
Jan 12
        當初一起在香港讀碩士的同學及校友裏,畢業後既有留港的也有返回內地的更有前往海外的,BLOG以往講了好多留港的人生,今天開啟講述畢業後那些不留港的,他們的人生也一樣精彩!
        首先聲明,講述的順序排名不分先後啊,而且可能還有更精彩的人生因為本人孤陋寡聞而被忽略了,在此先道歉。
        有那麽一位現在是中學骨幹的英語老師,那年她在香港讀的是英語專業,畢業後回到她家鄉的市中學做了英語老師。之所以第一篇寫不留港的校友是她,那是因為若人生就此平順的話,她日後的人生乃至仕途會很精彩。
        試想,倘若她留港,能在短短不到兩年之內就做到香港的中學的教學骨幹嗎?而現在這英語教學骨幹既承擔著課程的攻堅、更關鍵是是學校乃至全市對外的門戶:有時要接待外賓、有時要公派出國,有時要作為評委來評選英語比賽,等等。
        以上這些賬面的可謂好多人已經共睹,我想要是她再多點官場頭腦的,那麽“主任 > 副校長 > 城區教育局科長 > 省教育廳”等也並非不可能,畢竟有的公務員是可以調動而非只有考試。
        再則,即便對仕途不感興趣,但還可以開英語培訓班啊。即便有的地市教育局已經再三重申教師不可私辦培訓班,但是我們不妨試想為何就不能有女版成東青的《中國合夥人》呢?
        最後,一閃而過的獻策是在當地的政治聯姻,但似乎直說就俗了。
        而說回現在還留在香港做“港漂”的話,我還真的很膜拜某大報社的楊記者,當初她來香港讀傳媒碩士前,光是在人人網就有數萬粉絲,其潛力與前程無量啊。
        以上,再度聲明,講述的港漂和返港的同學與校友都不分先後,在此或下次及以後沒有被提及的,只是本人孤陋寡聞。
        (未完待續,計劃此系列網誌是一人一篇)
        相關鏈接:
        《閑聊留港還是回內地的話題(三)》,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3004/
        《港漂二代難考上港校本科》,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3245/
        《內地生在香港》隨想(二)」,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3034/
Jan 12

香港逗留簽註D已不能代辦 夜晚

lilujun , 2016-01-12 17:49 (UTC +8:00) , 香江情結
        2015年12月我時隔兩年後又來到羅湖口岸附近的那廣東駐深圳簽註辦理中心續簽香港逗留簽註D,被告知不能代辦但可以辦理後由他人代領,並且墻上書面的規章也是這樣寫的。
        在此友情提醒需要辦理或續簽香港逗留簽註D的朋友。
        另外,倘若香港逗留簽註D真的到期了又想當天返港,還是建議去中旅香港辦證中心續簽香港逗留簽註D吧。
        相關鏈接:
        《今年有6000多港漂續簽IANG》,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3470/
Dec 5
        陸生赴臺讀書早有為了填補臺灣的大學招不到新生之嫌,而這段時間有關陸生不能享受到健保引發的口水大戰,此刻的情形既想2003年的香港經過SARS後的慘狀需要大陸遊客來補血但又能預見到救市之後仍遭白眼。
        臺灣的大學錄取率畸高,3名學生都只考了1分但只有一位沒錄取是因為忘記寫了名字。
        臺灣的大學招不到新生而減少院系甚至倒閉的並不少見,但是對於港澳生乃至外國學生都沒有納稅卻能享受到健保,而大陸赴臺留學生既沒健保還要遭受白眼而論,大陸生赴臺讀書就像香港自由行的過去以及現在。
        相關鏈接:
        《大陸學生來了沒(二)》,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1853/
        《大陸學生來了》,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1523/
        《大陸學生來了沒》,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1379/
Nov 29

香港仍有可學習的地方 晴

lilujun , 2015-11-29 09:40 (UTC +8:00) , 香江情結
        在司法系統已有一段時間,因僅一條深圳河相隔的緣故,兩地的同行交流十分頻繁,這幾天的培訓特別是昨天由香港同行上的培訓課,心裏還是覺得兩地許多領域仍存在較大差距,不談政治及中港沖突的話,香港仍有許多可學習的地方,這並非是內地建了多少棟大樓就可以一夜超越的。
        引出的話題太大,待日後慢慢補充。
Nov 18

3年後的香港永久居民 夜晚

lilujun , 2015-11-18 23:43 (UTC +8:00) , 香江情結
        其實並不需要每天都在香港才能計算永居時間,也為了讓未來的孩子即便在廣西出生也能因血統主義而自動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接下來的3年還得機動迂回。
        也即,哪怕我不是時刻在香港晃著,但是離香港永久居民其實也不遠。
        我的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機動迂回,側翼穿插。
        未來的孩子們,下一站天後!
        相關鏈接:
        《孩子們,下一站天後》,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764/
Nov 2

孩子們,下一站天后 夜晚

lilujun , 2015-11-02 22:26 (UTC +8:00) , 香江情結
        這是個一語雙關的標題,既是第一代移民未來的回憶,也是鼓勵第二代像電影《下一站天后》那樣敢於追求夢想。
        相比羅湖口岸來說,那是因為電影《甜蜜蜜》的情懷。而今次的港鐵天後站,則是朝著香港永久居民的最後一段路程了。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倘若沒有前人鋪墊的起點,即便我真的智商還不錯也難以想象假設的此刻是在何處。自己當然也得有所擔當,去種新的一批樹木而造福後代。
        《下一站天后》,一個普通人也敢於追求唱歌的夢想,雖然這不是在美國,並不是American Dream,但是“做人如果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麽區別?”
        連婚都沒結就想到為孩子們鋪路,雖然與不少孩童說長大的理想是當科學家那樣,但眼前下一站天後並非過於飄渺。
        孩子們,下一站天后!
        相關鏈接:
        《精彩從1952年開始》,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394/
        《從天後站,迂回香港》,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763/
        《用一百年時間走完一英裏路程》,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1224/
Oct 30
        過去兩周親眼所見在深圳住而去香港上班,每天所耗成本與在香港住是無異的,但從香港返程回到深圳的宿舍已是22點。
        雖然11點才上班,可必須得9點就到達深圳北站癱瘓坐龍華線到福田口岸,過關後再東鐵進而過海抵達港島,這樣返程算下來已接近40元。
        那麽,哪怕是在深圳龍華區這樣租金便宜的地方住,一個月算下來,不見得比在香港港島北角附近住的租金有多大差異。
        因此,告訴那些以前曾有念頭打算在深圳住而去香港上學或工作的人士,不妨仔細算下節約了多少成本與時間。
        最後,不得不佩服那些跨境學童,每天早早從深圳去到香港上學,下午還得原路返回,周而復始,一直到此生學業結束,說不定走過了多少次二萬五千裏長征了。
Oct 20

等待抄底香港的機會 夜晚

lilujun , 2015-10-20 22:47 (UTC +8:00) , 香江情結
        今日爆出內地旅客在香港不購物被誤殺的新聞,真沒想到令香港下挫的速度有如此之快,引用在香港讀研究生時認識的同屆校友楊大記者的話:「你說事情是孤例還是瘋狂的預兆,大概兩者兼有。」
        很羨慕2003年SARS那時的香港樓價與抄底的機會,基於對創富機遇的追求,若將來的香港有如昨日今日的中英街,我更期待抄底香港的那一天。
        相關鏈接:
        《等待香港跌入低谷之機遇》,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364/
        《香港若衰落卻帶來機遇》,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3850/
Jul 1

近段時間少提起香港 夜晚

lilujun , 2015-07-01 22:43 (UTC +8:00) , 香江情結
        就像在1976年前說要去美國,那不是自找麻煩嗎?有種擔心就像1949年後,誰有過美國留學經歷的反而日後要被批鬥的隱患。
        試想,當有那麽一天,中港矛盾極具惡化時,會不會有人因此被憤青毆打呢?就像日系車、日資企業在中日矛盾那般的待遇呢?
        這段時間少提起香港,正是基於以上對未來的擔心。
Jun 19

中港的天都塌不下來 陰

lilujun , 2015-06-19 08:13 (UTC +8:00) , 香江情結
        無論是昨天的政改方案被否決,還是前些天球迷對國歌的反應,中港的天都塌不下來。
        一方面,哪怕香港在那些自我糾結裏徘徊不前哪怕倒退,歷史上本來就是上海公共租界的繁華越大遠大於同時期的英屬香港。
        另一方面,中國被所謂的“逢CN必反”困擾了半個多世紀,英美的包圍圈尚且未能十分見效,更何況只是一個特區呢。
        無論如何,中港的天都塌不下來。
Jun 5
        有不少內地生去參加香港本地沙龍式的創業聚會,倘若自身也是家財萬貫的話那去結交人緣也無妨,可是香港的創業資本/風險投資對於個人創業基本是不屑的,這種沙龍式的創業活動到頭來對於內地生而言只能是別人的介紹會而已。
        同理,這樣的問題還包括在內地各高校舉行的創業計劃比賽。主辦方是背負著政治任務而舉辦比賽,況且大概率而言,有多少創業計劃比賽真的是能融入到社會實踐裏的呢?
        說白點,不少香港本地人都未必比內地人特別是淘寶那些藍鉆皇冠的草根賣家熟悉淘寶的運作,難道道理用英語或粵語講起來就更有道理嗎?
        再則,想要從香港沙龍式的創業活動獲得種子啟動資金乃至風險投資,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看好沙龍式的香港創業活動,有時那只是圈內人想趕上時代潮流而進行的純社交活動罷了,就像木材公司也要冠上互聯網+那般。
Apr 24

仍不贊成炒港股 夜晚

lilujun , 2015-04-24 18:21 (UTC +8:00) , 香江情結
        很多人會很奇怪我為啥不給媽媽開港股本地賬戶,我現在先不說以免傷害到別人的既得利益。
        但我可以透露一點,港股裏的妖股非常多,由於地理位置的遠近及中港兩地的信息溝通不可能順暢,至少我不贊成我媽媽炒港股。
        相關鏈接:
        《不建議購買香港股票》,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107/
Feb 28

買香港保險需掂量法律風險 晴

lilujun , 2015-02-28 11:23 (UTC +8:00) , 香江情結
        雖然香港保險索償投訴局從2013年5月1日起擴大服務範圍至包括內地居民在內,但此局並非香港司法機構,不具備法律意義上的強制執行力。因此,有可能在內地拉客的業務員故意或疏忽等情況下,在保險簽約前可能甜言蜜語或進行難以取證的誤導消費者行為,一旦出現理賠糾紛就可能冷冷的正經起來,撒下一句“必須得到香港協商或則在香港提起訴訟才可以”。並且香港的律師收費是非常昂貴的,內地客戶到香港打官司實在是費時費力,大多數情況下說不定只能委曲求全接受最後不合理的理賠結果。
        相關鏈接:
        《香港保險請別借混淆內地法律來推銷》,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106/
        《保險保單並不能用來躲避債務》,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072/
Feb 28

城邦才經不起大折騰 夜晚

lilujun , 2015-02-28 04:56 (UTC +8:00) , 香江情結
        記得2010年在準備啟程新加坡讀書前曾看到一則新聞報道說,青年人問新加坡會不會像古希臘等城邦國家那樣,李顯龍總理則巧妙的進行了詮釋。
        如今的這幾年,香港也在動蕩之中。仔細回看中國的幾千年歷史,哪怕崖山一戰,哪怕1840年後的一系列失敗,哪怕八年抗戰,哪怕1945年內戰,無論多少減員及傷亡,無論多少炮火導致城垣斷壁,但始終屹立不倒。
        也許,城邦才難以承載大折騰,但中國那麽大是經得起折騰的。
        相關鏈接:
        《就讓港燦贏那麽一回》,URL為 http://blog.lilujun.com/post/4367/
分頁: 3/25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